-武汉篮球裁判「江汉路-武汉我圆梦的地方当上兵乒球裁判员」

武汉篮球裁判「江汉路|武汉我圆梦的地方当上兵乒球裁判员」

原创 张云芳

央视频道最近连续播放《夺金》的电视剧。播一次,我看一次,连续看了三次。因为内容是我国乒乓球运动员成长的故事。我从小酷爱乒乓球这项体育运动,没想到在武汉实现了这个梦想,我的梦想是当一个乒乓球运动员或者乒乓球裁判员,为国争光。

60年代,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上海度过的,我在读小学的时候,学校选拔了我学习打乒乓球,从此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项运动,而且提高很快。所以也很快地进到校队,一直到中学我都是乒乓球校队队员。这时我遇到一个非常好的机会,曾经是郭跃华的教练曹指导选中我,进了区体校接受专业训练。这次机会使我打下扎实的基本功。

江汉路,右边靠铁路处为原武汉电池厂

1970年我随上海知青下放到湖北黄陂。这年年底我被抽到武汉电池厂当广播员,武汉电池厂是武汉有名的工厂,职工文体活动很活跃,不少人羡慕。以前在江汉路243号,工厂门口门市部,行人经过那里常常都要停下来买一些直销的电池呢。我进厂没多久,厂工会了解到我曾经打乒乓球的经历,把我带到乒乓室,要我和几位老队员打几盘。我没有惶台,他们说这个小姑娘伢可以,吸收我加入了厂乒乓球队。抽时间参加训练,有时候训练很晚。因为我打法灵活,又是进攻型的,他们很高兴。

这时武汉市一轻局也了解这个情况,局乓乓球队也吸收我。湖北是体育大省,群众体育活动开展得非常好,很活跃,一般工厂都有体育队,如篮球队,乒乓球队,排球队等等。有些工厂还有乒乓室,还有灯光球场,职工下班以后,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运动。工会每年要组织、举行比赛。还要积极争取参加区里,市里的比赛,为厂争光。中学校,大学都有运动队。不管你参加哪个运动队都是很光荣的事情。

胡道本

在上世纪70年代,湖北的乒乓球在世界乒乓球运动史上享有很高的声誉。特别是胡道本,他是武汉人,1941年生,武昌文华中学毕业。他是与庄则栋,李富荣同样有名的世界级的选手。1961年,1963年,1965年,三次打进世锦赛八强。三次对阵李富荣,组织安排三次输给李富荣,为了祖国的荣誉,他做到了。一九六三年全锦赛,他带领湖北男队获得男子团体亚军。胡道本的“正手打回头”独门绝技,征服了很多选手,他与外国选手交锋没有失过手。我是他的粉丝,想学这一招,找他。他很热情,毫不保守地教我。

1971年的一天,我去武汉体育馆看一场日本队对湖北队乒乓比赛,当时日本队实力还非常强大。湖北队出场的是胡道本,何祖斌(1965年获第二届全运会男单亚军),陈盛兴。当雄壮的运动员进行曲奏响時,裁判员穿着得体的裁判服带着队员精神抖擞的出场時,我好激动,由衷的羡慕,裁判员的公正,严格,语言的坚定,征服了我!心里默默地在想,哪一天我要当上裁判就好了!想法是如此的强烈,心里是多么的渴望。后来知道第一个出场的主裁是爱武中学教体育的应老师(国家级裁判),没想到以后我当裁判了,我们成了很好的搭档。这场比赛经过激烈的拼杀,湖北队险胜日本队,全场掌声雷动,我也很激动,手都拍红了。乒乓球就具有如此魅力。

不久接到一轻局工会电话,叫我去武汉体委报到,参加省体委举办的全省青少年乒乓球比赛。我欣喜若狂,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!第一次参加这大型的比赛,好奇而又兴奋。培训期间大家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。积极上进,青少年的激烈拼杀中涌现出了后来的世界冠军如武汉的陈静、乔红。但那一次的冠军是孝感的江中华,她左手横拍。文静羞涩俊秀的面容给我畄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文革期间竞技体育处于瘫痪,几乎没有比赛。但毛主席号召的“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”永远是指引我们的强身健体振兴中华的方向。

没有多久。1973年国家体委对湖北委以重任,决定第一届“全运会乒乓球赛”在武汉举行。这是武汉的骄傲!省市体委责无旁贷地挑起了承办的责任。1972年培养了庞大的裁判队伍就是为全运会作准备的。大家信心百倍,颇感自豪!一定要当好东道主。这一次乒乓球赛,我的角色是裁判员,开赛前,裁判长郑重宣布,这次比赛意义非凡,国家非常重视。周总理指示全国电视实况转播,我们裁判员也要全力以赴!举办好这次比赛。

女子团体赛经过几天的角逐,终于到了决赛阶段。我记得最后争夺冠军的决赛是上海:广东。我是这场比赛的裁判员。出场时,还是有点小紧张,我不断提醒自己: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,一定不负重望!当我与应老师迈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,在雄壮的运动员进行曲的乐曲中带着运动员走进会埸,好几盏闪光灯对着我们。顿时消除了紧张,我向往的场面就在眼前了。仿佛在梦中!

那个年代有电视机的家庭很少,连12吋的黑白电视机也稀罕。我的父亲母亲一家人在上海一家居委会的会议室看电视,他们看到了我,好高兴。也就是在这次的全国乒乓球赛的女团决赛,我当裁判员的那一场。最后冠军队是上海队,亚军是广东队。

团体与单打结束后,组委会安排了一场国家队教练打表演赛。票一经售出,哄抢一空,座无虚席。教练们髙超精湛的球艺给全场观众带来了欢乐和刺激,足智多谋的徐寅生教练与馬金豹教练的比赛打的异常的漂亮精彩。徐教练把球潇洒地抛得高髙的,然后绕着球桌快速跑了三圈,把球接上继续抽杀,好球不断。欢声笑语掌声不绝,把表演赛推向了髙潮!我正好是那场的裁判,忍俊不住笑出了声。徐教练趁捡球的机会,跑到我跟前悄悄地说:“别人能笑,妳不能笑!”他说得对,我不能笑。我马上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比赛圆满结束后,我回上海探亲,在东方红3号轮上又碰上他们。徐教练说,这不是那个裁判吗?小姑娘你到底是哪里的裁判?我响亮地回答,我是武汉的裁判!他们热情的邀请我去二等客舱,把很多好吃的小零食都拿了出来。我见到了孙梅英(姜永宁的夫人),李富荣,庄家富等人,他们都是我崇拜的偶像。他们平易近人,没有一点架子,我也放下拘谨,用家乡话聊天,谈得蛮开心,他们在安庆下船,临别時,徐(寅生)教练说,小姑娘留个通讯地址,以后有机会到北京来找我们。我留了厂里的地址电话和姓名。原来他们是受安徽省体委的邀请,去安庆打表演赛的。

1975年在省体委当主任的胡道本征求我的意见,调我到体委工作。我说我想家,想上海,不好意思的谢绝了。

终于在一九七六年,两边的领导关怀下,我如愿地调到武汉长江轮船公司。工作变了,热爱乒乓球的心没有变。公司分配我上东方红14号船当广播员,我可以经常回家啦。同时公司工会要我与侯建辉组成女子乒乓球队,仍然握着心爱的球拍,代表武汉长航客轮公司,在船员中普及乒乓球运动,参加比赛。

武汉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深深的眷恋这片美丽的热土和勤劳善良热心快肠的人们。衷心祝愿武汉人民更健康!更幸福!明天更美好!这正是:

平生酷爱乒乓球,

拼搏奋斗在汉口。

白驹过隙半世纪,

两江相思两乡愁。

(两江:黄浦江、汉江,指上海,武汉)

图片来自网络

打捞江城记忆 钩沉三镇往事

太平街

编辑:水手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